2024/07/19
整個內容不能代表大多數大學生或年輕人的完整感受,卻客觀點出一些心態差異,讓社畜們或許可以更理解年輕世代的想法方向,未來在給年輕人更多機會的同時,不僅要給夢想,還要能給出短期的自我實踐,讓他們一步一步能透過目標導向的階段性成長,引領他們更長遠的目標希望,以及透過歲月洗禮的競爭力。

大學生到底在想甚麼?一位大學老師透過課程,與學生一起設計製作Podcast內容,除了教學外也一起參與作品製作,該名老師藉由就近的觀察,提出了五個問題來請問大學生,讓受訪者小林同學,以學生的視角,來解讀身邊大學生的生活表現,透過該內容可以窺探一二大學生在對未來目標上,可能屬於短期能夠理解或興趣的項目去嘗試發展,對於中長期的職涯規劃,可能還有相當大的不確定性,因此對於現階段的生活態度、未來的生涯發展出現可能相對地不積極,該支影片完成後,就有同學表示,很多時候是大學生自己不主動去思考,才會造成不積極的形象,若是願意多點嘗試的想法,相信不會讓社會覺得大學生想躺平。

對於大學生活的感想是甚麼?小林同學認為自己確實不夠認真學習,但卻很積極交朋友。因為小林同學認為,此刻交往的朋友離出社會後的互動是最有關聯的,因此多認識朋友而言,可能對於未來的生涯發展是有幫助。也認為在學習過程上,由於對未來的方向不確定性,還在嘗試摸索找到比較有成就感,或是有興趣的領域,希望能夠往這些方向去發展。

由於不久的將來即將踏入社會,成為社會新鮮人,在大三的小林同學,怎麼看未來的職涯發展?而現代台灣社會普遍認為年輕世代的不積極?耍廢?躺平的形象充斥?小林同學也表達了他怎麼看這些現象。他表示身邊有一定比例的同學,對於未來的茫然,所以只敢把握當下看得到的,所以有一定比例會比較想玩、想打工賺錢來體驗生活,對於未來較長期的不確定性,加上過程可能有些挫敗,因此確實對於未來相對不太敢冒險。也因如此,對於未來在此刻還沒有主要目標,尋找目標可能還是會繼續花一段時間,在沒有遇到比較有興趣的領域下,可能比較不會投入較多的作為。

小林同學也在世代差異的問題上,認為現代上班族或職場前輩,覺得現代年輕人不積極、只想躺平的看法,認為問題出在「教育制度」!他指出早年教育形式比較高壓,學生受到壓力與要求比較多,但相對可能會習慣這樣的模式,因此看到越來越年輕的世代,在教育改革開放下,比較適性的發展,可能會感覺上比較鬆散,因此確實可能出現看起來比較不積極的態度,他也承認身邊確實有一些大學生真的比較不積極。

訪談過程中,老師提出一個問題,就老師的觀察發現,有一定比例的大學生在學習這件事情上面,很容易遲到、遲交作業、翹課等等,但到了打工場所卻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?可能相對積極又準時,這到底是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現象呢?小林同學就指出,這跟「獲得」甚麼有關係。大學生可能比較愛玩,但玩的前提是必須要有錢,所以打工直接獲得錢之後才能去玩;而學校是獲得知識的地方,若知識無法立即在生活上獲得應用,或是不知道會不會用得上,所以相對在課業上的積極度就會跟打工很不同,當然也就會出現課業不積極的情形。

小林同學更提到,其實大學生心中也是知道,念書可能會對未來的生活或工作有幫助,但面對誘惑(吃喝玩樂等),還是會想放鬆,因此某種程度上心情是糾結、是矛盾,尤其生活開銷這件事情上,若有一定程度的負擔,不論是吃喝玩樂或家境需求,都可能會因此分心在課業上。由於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,課程的學習安排也無法立即得知是否可以有收穫?難免還是想玩,但又知道念書對未來可能有幫助的念頭,對於許多大學生而言,真的是充滿矛盾的心情。

最後,老師請小林同學,針對十年後的自己說一段話,小林同學表示,希望自己不要輕易錯失與放棄任何機會,希望十年後的自己看到這支影片,能夠不要有太多遺憾。整個內容不能代表大多數大學生或年輕人的完整感受,卻客觀點出一些心態差異,讓社畜們或許可以更理解年輕世代的想法方向,未來在給年輕人更多機會的同時,不僅要給夢想,還要能給出短期的自我實踐,讓他們一步一步能透過目標導向的階段性成長,引領他們更長遠的目標希望,以及透過歲月洗禮的競爭力。根據老師表示,下一集會邀請到一位來台就學的港生,聊聊台港之間的學習大不同,期待老師與學生帶給台灣社會不同視角。

 

發表迴響

探索更多來自 TDN TODAY 善思新聞網 的內容

立即訂閱即可持續閱讀,還能取得所有封存文章。

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