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/02/24

皮膚科推薦

凡士林按摩後的臉;凡士林B圖 表皮
如果你的皮膚已經敏感了、發紅了,所有的皮膚科醫師都推薦清水洗臉一陣子,然後用凡士林鎖水。   理由?當然是「凡士林最單純,凡士林無毒」。   關於這種錯誤,我特別花了很多錢請人幫我設計造型...拍了這部片子...   影片上映之後,群眾反應熱料;經過密集敲碗,我又双叒叕續拍了這一部快問快答:   關於凡士林的是與非,很早很早很早以前我就做過了一個實驗: 乾燥、敏感別用凡士林?皮膚科醫的橄欖油實驗 著名配方師:這樣才對! http://www.abskintw.com/home/article_detail/2932   這實驗做的是「凡士林堵塞毛孔」實驗,對照組是橄欖油;可以清楚看到凡士林堵塞皮表,毛孔也沒有因為使用油脂出現乳化。   實在說,我也不想特立獨行...聚餐的時候自己端一個碗去旁邊吃,很孤獨的。但是!這個圖像如此科學,如此證據,我沒辦法忽視呀...   反正我貼我的;盲信的人這麼多,酒糟愈來愈多...能救一個是一個。
藥物研發流程是很嚴謹的
  寫了這麼多,我只是想讓你知道:你不是白老鼠,這些藥物風險是不可避免的。   為什麼藥物風險不可避免?   因為醫療講究CP值/性價比;就像COVID期間全世界匆匆忙忙做了很多新疫苗,就是因為考慮即便使用疫苗有些風險(現在已知,當年不知的有心肌炎、關節痛),但是沒有疫苗可能造成人類大量死亡。就是上市前實驗中確認了藥物風險不大,考量藥物上市對人類的好處遠遠大於風險,所以才准予上市。   我在「整形小心陷入免疫風險」文章提到的「阿斯匹靈(Aspirin)廣泛使用了70年,人們才知道它可以止痛、減少血栓性中風,但也會誘發流血不止的機率;沙利竇邁(Thalidomide)能止孕吐,卻也導致胎兒畸形,更不用說用來治療骨質疏鬆的雙磷酸鹽類藥物,竟會造成顎骨壞死⋯⋯」這些說法,目的就是提醒大家,雖然藥品的必須療效遠遠大於患者冒的使用風險,還是要謹慎風險可能。   更!何!況!打玻尿酸隆鼻的你,你能確定你的自我美麗需求遠遠大於你需要冒的健康風險嗎?   從傳統醫療思維來說(請原諒我是個老…醫師),醜陋並不危及生命,但是血栓堵塞會;因此對我這種老派醫師來說,「冒美容治療的險」並不等同於「冒傳統治療的險」;不夠美真的不會死…除了心理疾病患者之外。   注意到了嗎?「除了心理疾病患者之外」並不是我的個人論述,「整形前應做心理健康諮詢評估」本來就是專業醫學會的持續呼籲(https://www.cmuh.cmu.edu.tw/NewsInfo/NewsArticle?no=1779 )。這個呼籲的本意就是:「如果你自覺自己的外貌有缺陷,真的影響了你的心理健康;你的美容手術才是有價值的」。
保養品成分只是實驗室理想條件下的說明;成品是各種混合與綜合因素;實踐,才是驗證真理的唯一標準。看完這篇文章,你就懂了醫學美容跟保養品。 瞎子摸象是世上的常態。把大象描述成柱子或鞭子比形容出大象整體簡單多了。真實的全貌確實不容易說明白,片段假象才是傳播上的受寵兒。這就是現實世界;也是這篇文章看完,你可以理解的醫學美容與保養品實相。 醫學近四十年,皮膚科三十多載;我學習醫學的方法跟所有前輩一樣,「藥物談成分」、「治療談技巧」。這些思考乍看之下沒有問題;但是從醫學轉移到醫學美容與保養品,這樣的思考就錯了…大錯特錯!
保養品成分只是實驗室理想條件下的說明;成品是各種混合與綜合因素;實踐,才是驗證真理的唯一標準。看完這篇文章,你就懂了醫學美容跟保養品。 瞎子摸象是世上的常態。把大象描述成柱子或鞭子比形容出大象整體簡單多了。真實的全貌確實不容易說明白,片段假象才是傳播上的受寵兒。這就是現實世界;也是這篇文章看完,你可以理解的醫學美容與保養品實相。 醫學近四十年,皮膚科三十多載;我學習醫學的方法跟所有前輩一樣,「藥物談成分」、「治療談技巧」。這些思考乍看之下沒有問題;但是從醫學轉移到醫學美容與保養品,這樣的思考就錯了…大錯特錯!
  肌膚監測近20年;因為教導患者使用食用橄欖油,保護並重建受損的皮膚屏障;「因此犧牲了賺錢機會」…甚是可惜?   但是我們親眼看到了無數的敏感肌、酒糟肌甚至脂漏性皮膚炎患者,因為使用食用橄欖油的塗抹以及悶敷,得到喘息甚至臨床痊癒。   因為看到科學證據,因為掌握科學證據;我們很確定這樣做是對的;所以我沒後悔;雖然偶爾會因為沒賺到開藥與醫美的…甚是可惜?   但是,我願意這樣做,願意幫助患者這樣做;卻干擾了一些保養品販售者,干擾了一些保養品倡導者…肌戒毒從此不乏唱反調的黑粉。   只是可惜的是那些受到黑粉影響的,依舊辛苦掙扎、沉浮在疼痛、乾燥與敏感的患者們。   我只能一直提供證據,一直試著科學地讓你知道:真的;只要重建皮膚的自然代謝,你的青春痘與敏感肌;即使是這種看起來還不小的囊腫型與乾癢,已經吃藥、擦藥很久,皮膚十分敏感、脫屑的青春痘與脆弱皮膚;仍舊可以漸漸恢復自然健康。   我已經努力盡了醫師的道德天職;至於身為患者的朋友要怎麼做,你的健康你自己決定。
從醫三十年,看著青春痘的幾次「治療流行?」:皮膚科醫師群對於年輕人的A酸瘋狂已經多有嘆息…臺灣好不容易脫離了肝炎跟肝硬化、肝癌的漩渦,卻又為了「簡單?」的青春痘,瘋狂投入自願購買的…瘋狂?是呀,真是瘋狂。群組裡同儕嘆息著「來了就問價錢;不開給他就甩臉走人」…維他命A酸真是個皮膚醫學與商業鬥爭都繞不開的話題。   A酸或A醇都屬於維他命A衍生物。前者與調節性T細胞(Treg)等多種免疫發炎相關,幾年來甚至還作為癌症的輔助治療。A醇則因「A酸不准用於保養品」被重新啟用,目的當然是促進角質代謝與控制皮脂腺分泌。但是外用A醇確實有刺激性皮膚炎風險,口服A酸則有腦壓升高、脂肪肝等肝臟傷害、腎臟傷害及刺激性皮膚炎等問題;況且這些還只是已知副作用,未知的探索則是年年進展中。   山道猴子之所以被稱為「猴子」,就是專業不足卻十分躁進;故事主角的人生終點在超車的外甩;年輕孩子迷信A酸,「同樣」著眼於速效卻忽略了風險(毒性?)也源自不當劑量。劑量掌控需要專業,「不開給他就甩臉走人」這種態度同樣欠缺「不是所有人都能掌控」、「奉勸年輕人真的要量力而為」的安全概念。
從醫三十年,看著青春痘的幾次「治療流行?」:皮膚科醫師群對於年輕人的A酸瘋狂已經多有嘆息…臺灣好不容易脫離了肝炎跟肝硬化、肝癌的漩渦,卻又為了「簡單?」的青春痘,瘋狂投入自願購買的…瘋狂?是呀,真是瘋狂。群組裡同儕嘆息著「來了就問價錢;不開給他就甩臉走人」…維他命A酸真是個皮膚醫學與商業鬥爭都繞不開的話題。   A酸或A醇都屬於維他命A衍生物。前者與調節性T細胞(Treg)等多種免疫發炎相關,幾年來甚至還作為癌症的輔助治療。A醇則因「A酸不准用於保養品」被重新啟用,目的當然是促進角質代謝與控制皮脂腺分泌。但是外用A醇確實有刺激性皮膚炎風險,口服A酸則有腦壓升高、脂肪肝等肝臟傷害、腎臟傷害及刺激性皮膚炎等問題;況且這些還只是已知副作用,未知的探索則是年年進展中。   山道猴子之所以被稱為「猴子」,就是專業不足卻十分躁進;故事主角的人生終點在超車的外甩;年輕孩子迷信A酸,「同樣」著眼於速效卻忽略了風險(毒性?)也源自不當劑量。劑量掌控需要專業,「不開給他就甩臉走人」這種態度同樣欠缺「不是所有人都能掌控」、「奉勸年輕人真的要量力而為」的安全概念。
沙灘排球運動員的身材都很健美,曬得都很受傷…
說起曬傷,陽光屬於全頻光,其中的r-射線、X-射線與紫外線都會引發細胞的DNA傷害;民眾對於防曬往往注意的是曬黑。這是因為光線愈強力(波長短,能量高)傷害愈快速也愈直接,最直觀的結果就是曬紅、曬黑與曬老。這裡把曬紅、曬黑與曬老分別討論,是因為紫外線中的短波紫外線(UVC)可以傷害細胞,造成曬傷與曬紅;中波紫外線(UVB)傷害也不低,造成的現象是曬紅與曬黑;長波紫外線(UVA)就比較陰險了,往往曝曬許久才出現曬老跡象。
Translate »